欢迎访问粤港澳大湾区新闻生活综合门户网站——粤港澳在线(www.yga360.com)!

粤港澳在线

[切换城市]

钢琴家影评(钢琴家影评)

粤港澳在线 2021-4-27 08:22 1

摘要:  海上钢琴家影评一九零零年的第一天。油轮维珍尼亚号载着熙熙攘攘的欢呼人群在纽约港靠岸。在梦想的鼓动下黑压压的人流涌下船,迎接充满可能性的美好未来。喧嚣过后,船上除 ...

海上钢琴家影评

一九零零年的第一天。油轮维珍尼亚号载着熙熙攘攘的欢呼人群在纽约港靠岸。在梦想的鼓动下黑压压的人流涌下船,迎接充满可能性的美好未来。喧嚣过后,船上除了船员所剩无几。添煤工人Danny Boodman于是偷偷跑到餐厅搜罗客人遗落下的贵重物品,结果一无所获。失望之余,他在钢琴架上发现一个漂亮的婴儿。他抱起婴儿,看见他的目光清澈,皮肤白净。Danny Boodman对这意外收获十分惊喜,于是收留了这个孩子,起名叫1900,纪念这孩子在新世纪的第一天被他收养。

善良的Danny Boodman十分痛爱小1900,教他读书,不让他受苦。但因为没有任何出生证明之类的文件,Danny Boodman害怕1900会被别人抢走,不许他离开船舱一步。

在1900八岁时,Danny Boodman死了,在懵懂的1900于生离死别前迷茫时,突然听见远处传来美妙动人的声音,他回过头,身边一个亚洲女人告诉他,这是音乐。

几日后,1900在夜里偷偷溜进餐厅,来到白天船属乐手演奏娱乐上等乘客的钢琴前,弹起了自己即兴发挥的曲子。歌声吵醒了许多乘客,他们好奇的想去探个究竟,却都陶醉在这小家伙如天籁般的音乐中。直到音乐停下来,船长才过去对他说,“1900,你不可以弹琴,这完全不合规矩。”年幼的1900任性的回答说:“规矩全都滚蛋。”

几年后,成人的1900成了维珍尼亚号乐队的钢琴师,虽然他从未下过船,但是已经名声远扬。在一次暴风雨中,他巧遇了正在晕船的max,两个人十分投缘。从此,max成了他一生的知己。

max十分欣赏他的音乐才华,但也同时对他固执的不肯下船等上陆地感到困惑。他希望1900能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才华,得到世人的承认,名利双收,过上好的生活。但对1900而言,世人向往的生活对他而言太过遥远,无法理解,也因此根本不具备诱惑力。

即使弹琴胜过爵士乐的始祖Jelly Roll Morto,让max名声大噪,唱片出版商希望为他录制唱片,并保证他会名利双收,他的内心依然平静,安于生活和音乐带给他的快乐。直到他遇到一个朴素而迷人的女孩。那一天他正在录制唱片,女孩顺着窗子向里看,和他四目相对,他立刻爱上了她。随兴而发弹奏了一曲为爱情的柔情似水的曲子。

在女孩下船的几周后,1900十分的痛苦,他想去找她。max的劝说和对爱情生活的憧憬打动了他,他最终决定下船,登上陌生的陆地。那天所有的船员都和他挥手告别,他穿着max送给他的大衣,缓慢的走下船梯,走到一边时,他茫然的看着诺大的纽约市,凝视了一阵,他突然拿起礼帽抛向远方,然后回头,返回了船上。他对max说,我再也不下船了。

直到许多年后,大战结束,早已离开维珍尼亚号的max偶然发现破旧的维珍尼亚号就要被炸掉,他坚信1900在船上,几经周折,最终找到了他。但是1900执意不肯下船,世界太广阔了,让他陌生得害怕,这个船对他就是一切。max最终悲伤的离去,在远处目送维珍尼亚号和1900一同被炸弹粉碎。

那天他告诉曾对之提起过1900的传奇故事的乐器行老板1900死了,老板也感到惋惜,于是把max因为窘迫买掉的小号还给了他,对他说,一个好的故事比一个旧小号值钱。带着仅值旧小号的1900的故事,max离开了,从此,很少再有人会记起那一生不会踏上陆地的天才钢琴师和他传奇的一生。

戏剧之所以为戏剧,便因为命运推动故事展开,而并非常理。戏剧不贴近我们的生活。我们不会用一生去固守一样东西,更不会传奇的生活,并传奇的死去。所以戏剧的目的,主要是让我们沉浸在大的悲喜中感动。海上钢琴师是戏剧,但又贴近人心。因为整篇故事充满着人情味,有对未来充满梦想的乘客,也有执着于音乐一生的钢琴师,有一生知己惺惺相惜的情谊,也有一见钟情,魂不守舍的浪漫爱情。

我看海上钢琴师前,已有无数人介绍,不过,已经有所准备,在看过后,我亦不能减少我的溢美之词。所谓经典,就是指这样的电影。

8岁的1900养父意外死去,他的养父温和而豪爽,对他极好。葬礼上的1900眼泪未干,却满脸迷惑,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生离死别,不知道这是怎样一种情况,他为什么见不到他的养父了,为什么会如此的痛苦和恐慌。这时,他听见远处隐约传来打动人心的美丽声音,他回过头,身边的女人告诉他说,这是音乐。

1900从此迷上了音乐,这不仅是因为他在音乐上的天资极高,也因为他发现,通过音乐,他能把心中的任何情感表达出来,那一声一声的痛楚打动着他的心,也让他对这残忍的痛苦从此释然。

所以当许多年后骄横的爵士乐始祖提出与1900比琴技时,我便确信1900必胜,因为技巧无法战胜体验人生百态的音乐,那是打动,抚慰人心的声音。1900通过双手一点一点剥离你曾经的痛楚和快乐,使你深有触动。

但是海上钢琴师也仍有许多败笔,1900神游世界的情节在整个剧情中显得有些孤立,无法呼应其他情节,只能算无关痛痒的点缀。在与爵士乐始祖一战,通过技巧和天赋战胜对手,增加了1900的传奇色彩,但是相比较,如果通过感人的琴技打动对手剧情上更完美。结局千呼万唤始出来,普鲁特·泰勒·文斯的演技似乎却并不足以驾驭max的戏份,所以只能让提姆·罗素所扮演的1900唱独角戏,整体上显得苍白。

但海上钢琴师之所以成为经典,在于他的许多对话精确的体现了1900的内心。从小就呆在船上的1900对陆地充满了恐惧,他一生从未曾踏上陆地,只在双手游动于琴弦间时神游世界,和通过双眼观察旅客,体味人生百态。一个中年船客的话被一直记在他内心深处。那个船客告诉他,他听见大海说,生命是重大的,所以他才要改变。也许是因为那个人提到了海的声音他才能去相信,因为只有声音才是他与这个世界最直接最敏锐的沟通途径。他一直对陆地怀有矛盾的情感,他向往它,又不肯触及它,所以那个中年人的话让他相信,也许终有一天,他回离开船。——但是直到那一天他决定离开,他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对他如此陌生,他从未接触过,不知何去何从,从哪里出发,终归何处,他对自己所能做的感到迷茫,对未知的感到害怕。他只能留在船上,即使,最后一起被炸药炸飞。

他说:“我看不见城市的尽头,我需要看见世界的尽头。拿钢琴来说,键盘有始也有终,并不是无限的,音乐是无限的。在琴键上,奏出无限的音乐,我喜欢。可是走过跳板之后,前面的键盘,有无数的琴键。无限大的键盘怎奏得出音乐?——不是给凡人奏,是给上帝奏。我生于船,长于船。这艘船每次只载客二千,既载人也载梦想,但范围离不开船头与船尾之间,我过惯那样的日子——陆地?对我来说,陆地是艘太大的船,是位太美的美女,是条太长的航程,是瓶太浓的香水,是篇无从弹奏的乐章。我没法舍弃这艘船。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反正,世间没有人记得我,除了你,只有你知道我在这里。你属于少数,原谅我,朋友,我不能下船。 ”

max最后没有再去劝他,所以他是1900的知己,他知道1900的结局之能如此,无人能改变,这对1900也许是唯一的,最正确的选择。在离别时max不时的因为1900的轻松的玩笑话停下脚步,仿佛告诉我们,1900的死去对1900自己是真正的幸福。

在影片中,1900的故事即使被讲述也并无法让人相信,感人肺腑的情节最后换来max拿回了自己的小号。这是最感伤之处。我曾经相信1900随着炸弹上天对故事而言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但随后平淡的结束却不给我任何的累赘感。这个结局是天赐的,我相信。最后的镜头max在街道的尽头消失,无论曾如何红极一时,这传奇的故事平淡的落幕,1900也只能活在max的回忆中。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没有固定剧本的戏.

你身旁的每一个人都是观众,只是他们的目的和看法不同.

你身旁的每一个人又都是演员,上演着一出出波澜不惊的生活故事.

这个世界需要传奇.

也许1900有了心爱的女孩作为观众,他的人生会变的更色彩纷呈,充满活力,但我们仍会怀疑男女主人公最后的命运.

也许1900上了岸以后,会变的名利双收,无往不利,但我们仍会思索一个船一个世界,孰轻孰重.

因为有了爱人的1900,就不再是经典,上了岸的1900便不再是传奇.

为了这个传奇,导演残忍的让一个天才娶了一架钢琴.1900真正的爱人就是钢琴.每一个琴音所表达的感情,1900都再熟悉不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可能达到这一点,有点可悲,但确是事实.

这是一个物质丰富,但感情相对匮乏的时代,各式各样的欲望冲淡了感情的点点滴滴.

人们需要通过戏剧来惊喜,来悲伤,来感动.

人们需要塑造经典.不朽传奇........

钢琴家 英文影评

The Pianist is an astonishing and harrowing depiction of the breakdown, and restoration, of the human spirit by degrees, made all the more personal in the retelling by Roman Polanski's having lived in Nazi-occupied Poland as a child at the time of the events chronicled.

The Pianist seems more about images than story, largely silent, and even devoid of music, until the end, when we're awash in glorious, redemptive concert.

The film opens in Warsaw in 1939, with celebrated composer and pianist Wladyslaw Szpilman (Adrien Brody) performing the last live radio musical broadcast, Chopin's Nocturne in D, even as German bombs were exploding around him. Finally forced to flee when the radio station is hit, Szpilman rushes home to his family, who have always lived in privilege due to Wladyslaw's status as a musician.

Szpilman and his family are able to escape deportation for a time by working as demeaned laborers for the Nazis, he has a piano player in a Jewish restaurant. When the rest of his family is rounded up in cattle cars and shipped to a concentration camp, he is again ironically saved by his music when he is taken aside by a policeman who admires his work and allowed to remain in the Warsaw ghetto. By now terribly fragile, Wladyslaw must fight for survival in the ghetto through hiding in the underground, censoring his behaviour, and relying on the kindness of old friends and strangers.

Some of the most horrifying and wrenching scenes are those shown in silence: A man in a wheelchair being pitched over a balcony; people in the ghetto being forced to dance for the amusement of the Nazi officers; a starving man trying to wrest a pot of beans from a woman's hands, then groveling on the ground for the spilled food. Moving, too, is the scene where Szpilman is helped into hiding in a flat with a piano. Warned of the need to be quiet, he "plays" with his fingers inches from the keyboard, hearing the music only in his head.

Most effective are the pivotal scenes between Szpilman (once again literally saved by his music, when he is forced to play what he is certain is his last piece) and the German officer (Thomas Kretschmann) who brings him food and a coat (which ironically is nearly the death of him).

The Pianist is a beautifully written (Ronald Harwood), directed (Polanski), photographed (Pawel Edelman), and acted (Brody and all supporting players) tale of devastation and survival, a praiseworthy effort all around.

钢琴家影评

给你找了2篇:

1.钢琴家:最好的与最坏的年代

当我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和故事背景,我开始遐想,这应该是一个执著的钢琴家用音乐抵御恐惧、抵御侵略,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坚持自己音乐理想的故事,而作为对一个艺术家的展示,潇洒的弹奏和悠扬的琴声应该是贯穿始终。但是这一切的遐想都随着战火的到来的消失,随即跟随着导演的构思和斯皮尔曼的经历,我们再次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所不同的是我们看到了又一处曾被我们无数次提起,却又不曾真正了解的历史,我开始明白到这部电影所展示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人的故事,他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故事。不过这样一个故事,作为局外人的我说要感同身受,肯定是假的,抛开这些背景因素,我更想说的是人物本身。

影片采用了人物电影的惯用手法,用人物个人的命运和感受来展示时代的变迁,“犹太人”——这个提及二战就不得不提的名字再次成为了这部电影的主题,我也再次震惊于生长在那个时代的人,他们心理上到底承受着什么。当一粒小小的方糖也要分成很多块来吃;当看着族人、家人一个个被残酷的杀害;当每天躲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害怕被世界所遗忘,但唯独遗忘才能生存;当一颗番薯甚至一粒米也成为生命延续的动力……这样的生活,不说亲身经历,在现今的人有多少可以想象呢?

影片更多采取了一种平铺直叙的方式,我们可以看到斯皮尔曼从始至终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甚至没有在痛失亲人之后的怒吼或者在解脱后的呐喊,这种心理状态前期应该说是一种隐忍,而后期逐渐走向麻木吧!实际上这样内化的表现方式才是对导演和男主角最大的考验,事实上他们成功了,双双问鼎奥斯卡正是这种处理方式的直接结果。

影片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一部名叫《钢琴家》的影片充斥着硝烟和死亡,是什么让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钢琴家每天都生存在恐惧与惊愕中,我们总是抱怨我们所处的时代,没有了曾经的大锅饭或者铁饭碗、面对着前所未有的竞争、每天都在为生计而忙碌奔波、作为独生子女的压力与不幸……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抱怨总喜欢光临我们,包括我的以及我周围朋友的。我害怕《钢琴家》这类电影,他总是把一些曾经发生过的真实鲜活的事件展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看到自己的生存在今天是多么的幸运,自己的抱怨是多么的苍白和肤浅,我们这一代人总是缺乏一种韧性,总是在困难和打击面前直来直去,事实上上天对我们是何等眷顾,他们没有用战火来考验我们的神经,没有用死亡来洗涤我们的灵魂。当阳光再次洒在绿油油的草坪上,当斯皮尔曼在结尾处再次弹奏的时候,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滴,每天能够沐浴灿烂的阳光,能够尽情展现自己的能力,这并不是每个时代、每个人能轻易做到的啊!

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生活在了最好的时代!

2.战火中的无声演奏者

音乐是他一生的热情,求生是他生命的杰作,——[钢琴家]

“二战时,波兰斯基被无情地卷入了时代的风暴,最终,他独自一人逃离波兰的集中营,幼小的身躯里锲着无法磨灭的阴影顽强地活了下来。这个两世为人、现今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垂暮之际,回首往昔,开始直面自己童年的巨大伤痛。为了记忆中碎片似闪烁的烙印,为了六十多年前那场人类的劫难,波兰斯基推出了一部私人小说性质的集中营电影——【钢琴家】。”

影片刚开始,钢琴家正在波兰电台弹钢琴,他完全沉浸于优美的音乐之中。突然间,一声巨响破坏了他的演奏,电台遭到了德军的轰炸,他的指尖还在钢琴键上停留,他不愿意终止那首未完的曲子,可炮火也在继续,这一刻炸毁的是墙壁,下一刻可能就是他自己。在电台同事的崔促下, 他不得不停止录音,逃离了电台。

现实总是那样残酷,无情的炮火不会怜惜再美妙的音乐,而是继续猖獗。而德军迫害一切犹太人,无论他是乞丐,还是钢琴家。

看过这部电影我们就会发现,它的影像风格与波兰斯基一贯的黑色阴暗有所不同,反映战争残酷的电影,却用了较为明亮的色调。可正是这种明亮,反衬出战争所带来的那些残无人道德罪恶,使它们暴露于阳光之下,无可掩饰,真可谓是一场“白天的恶梦”。

“影片的镜头清醒而体贴入微,它轻轻抚廖钢琴师忧郁的面庞,紧张关注着满街的尸首,冷静旁观生命在瞬间破碎。在这些镜头下缠绕着许多令人难忘的场景,流转着一幕幕真实的存在主义生死剧。”德国人让犹太人都要在袖子上戴一个六角星标志以易辨别,斯皮尔曼认为这是一种屈辱,他说:“我不戴。”很多人都这么说,可是他们最后只能妥协。再比如刚被赶到集中营的犹太人在德国士兵的皮鞭下奏起欢乐的乐曲,两眼含泪的跳着欢快的舞步。还有那个因残疾而无法向德国人起立鞠躬的老人,被连人带轮椅从楼上扔下捽死在路上。新年的夜晚,犹太苦力们挨了一顿皮鞭,理由是那帮德国兵在庆祝新年。而类似的场景在这部影片中比比皆是,战争中被压迫的人民,只能无奈的忍受痛苦,以求得一丝生的希望。

对于一直在逃亡的钢琴师来说,音乐一定就是他求生的精神支柱。而片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那个用于藏身的屋子里,有一架钢琴,但钢琴师却不能出声,于是他将手指悬在琴键上尽情演奏,完全沉于一个存在于内心的纯粹而美好的音乐世界。也正是钢琴师弹奏的音乐,触动了他遇到的那位德国军官,那位军官的良知与善心也促使他帮助了钢琴师,使钢琴师得以在一片废墟中存活了下来。

影片临近结尾处,还有一幕令人难忘。德国人已经被打败,这时终于敢走上街的钢琴师却又因穿着德国人的大衣而遭到误会,别人问他:“你怎么会穿着那鬼东西?”回答是:“因为冷。”这是最真实的回答。而真实的总是不会那么圆满,救过斯皮尔曼的那位德国军官最终死在了战俘营。

影片的最后,在那场战后的音乐会上,钢琴家弹奏了一只完整的曲子,这一次将没有人会打断他。而观众们也在能这支曲子中,慢慢体会这部电影所赠与我们的一种真实的回望,和深入灵魂的震撼。

站务QQ:5665305(微信同号) E-mail:5665305@qq.com
Copyright © 2019-2021 粤港澳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44030702002687号 粤ICP备14084703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