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粤港澳大湾区新闻生活综合门户网站——粤港澳在线(www.yga360.com)!

粤港澳在线

[切换城市]

余秋雨的散文《三峡(三峡出自余秋雨哪部散文集)

粤港澳在线 2021-4-27 13:13 2

摘要:  通过余秋雨的这篇散文,你对三峡增加了哪些认识倘若阴雨绵绵,它就惜花如金,谨慎地裹紧花瓣,耐心的等待时机。它们不是只会一味克制自己的苦行僧,而是活得明白的谦谦君子 ...

通过余秋雨的这篇散文,你对三峡增加了哪些认识

倘若阴雨绵绵,它就惜花如金,谨慎地裹紧花瓣,耐心的等待时机。它们不是只会一味克制自己的苦行僧,而是活得明白的谦谦君子,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知道大取大舍,让自己在最适合的时候,用最正当的方式绽放自己的生命力。不是无情,而是纯情,不是吝惜,而是珍惜,这才是至情至性。

三峡出自余秋雨哪部散文集

三峡

出自 余秋雨 《文化苦旅全书》系列《摩挲大地》

《文化苦旅全书》是余秋雨的散文著作集,全新版共分六册,其中《摩挲大地》,《寻觅中华》两册有关中国,《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两册有关世界,剩余两册是有关余秋雨自己的。

《摩挲大地》总序

道士塔

莫高窟

沙原隐泉

阳关雪

都江堰

白发苏州

三峡

贵池傩

青云谱

黄州突围

天涯的眼神

山庄里的背影

宁古塔

一个庭院

十万进士

处处有他们

抱愧山西

风雨天一阁

杭州的宣言

上海人

伞下的侗寨

蚩尤的后代

我本是树

追回天籁

三峡,余秋雨的,读后感。

文章脉络清晰,由引子和三部分正文组成。

引子开门见山,点明了三峡在作者心中的地位。

第一部分写白帝城,以李白的诗句、《白帝托孤》的乐曲和故事串起整个部分,一语道出诗人与山水的亲密关系:“只能请那些在黄卷青灯间搔首苦吟的人们不要写诗了,那模样本不属于诗人。”真正的诗人,是在湍急的水和险峻的山这间以一叶扁舟把酒临风,沉着而激动地吟出心中精神与感动的人,如李白在白帝城悄然登舟,当时无专用,却被传记千年。而那些驰骋一时的战将与战事则随滔滔江水滚滚东去。三峡,是真正的诗歌的摇篮,有那阙《早发白帝城》为证,有李白为证。

第二部分,写过长约200千米的三峡时进入眼帘的神女峰。如果说三峡的汹涌奇险是力量、是激情、是阳刚,那么神女峰的安静与神女峰的传说则带着神秘美好陪伴着这力量、这激情、这阳刚。无以为报,三峡只有以湍急的浪与呼啸的风作为无言的答谢。正好李白等诗人执著游吟出没于险山恶水间,找寻这样那样的美,神女峰的美好与独耸千年的落莫也被诗人用锐利的眼与澎湃的情浅浅吟出。作者在此处不吝笔墨地摘录了舒婷的《神女峰》,于是,一个虽残破却仍留在整个民族心中的神话就这样被描述。“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直接,简单,却有无究的色彩,与千百年前的那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异曲同工。

第二部分与第一部分一脉相连,足迹的转移带来感情的波浪思绪的火花,诗是唯一的出路。三峡,是属于真正的诗人的,古往今来,没有变更过。

第三部分则相对地平静,正好激情澎湃后小憩片刻的诗人。有万千思绪,王昭君、屈原激激荡荡涌上心头,不仅是凭古,更是在古今一致的水面上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万千感慨归结为一句平平的“还好,还有一位女诗人留下了金光菊和女贞子的许诺,让你在没有月光的夜晚,静静地做一个梦,殷殷地企盼着。”梦里,怕者是把酒游吟的李白,珠泪轻垂的神女,盈盈浅笑的昭君,问天索地的屈原,满目的热泪,和那亘古不变的汹涌瑰丽。

全文无甚直接写景之处,只是以三峡游踪为经,编织中国文化的悠久历史,多次凸现三峡的文化含义,诗人、奇山异水、神女、昭君、屈原,三峡几乎是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见证者。在作者笔下,三峡,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山水风景,更含有极具浓郁的文化气息,是作者心中的一块圣地,一个无从替代的意象。没有太多的抒情,却能让人的心头起伏不定,正如不需要风的吹拂,三峡的水湍急澎湃--因为水下暗流汹涌不禁佩服作者,不矫情不夸张,却在平和之中带读者作了一番留下深刻印象的游历。作者的学者气息、文人气息尽显无遗。

深刻含义:

《三峡》绝非泛泛的文人游记。读罢《三峡》,心中的汹涌远非释卷便可以静息。三峡是美景,更是历史与理想、力量与激情的结合体。这片美景外国人不懂,不可能懂,在千百年中历经沧桑的三峡仅属于中华民族,这是只有我们才有的骄傲与狂放不羁。

回答人的补充 2010-02-26 19:23 太多的故事起源于长江,长江的故事神化在三峡。你看那风干的白帝城、颤巍的神女峰、断垣的张飞庙,是它们在召唤着整个长江的魂灵吗?如果是,那么长江的魂灵就能幻化成中原的心,然后,将它再升华成中华的梦。

三峡实在太像一场梦了,因为她神奇得不真实,她是刘备的英雄泪、是李白的酒壶仙剑,是巫山云雨的恣意放浪。怎么会这么矛盾呢?哪来这么多情?哪儿来几许豪肠?哪儿来多少风流?哪去寻找?

也许是长江几万里最异常的一次脾性吧。劈开险峻的山、涌进湍急的河、混入颠簸的独木舟,让史上最特别的人性去物化这些视觉感受吧!瞿塘峡、巫峡、西陵峡,好一个三峡!就凭这四百里水路,魂牵梦萦着那么多骚客浪子、英雄美人的心,让他们一遍遍地为你歌吟。我想你绝对不会在乎一句“朝辞白帝彩云间”,也不屑一场“白帝托孤”,更不会轻薄神女们的万般风骚。可是,当岁月的皱纹爬满你的周身,当无情的沧桑硬做你的附庸,你还会鄙薄人们的唱调吗?况且今天,还剩多少人愿意日复一日地为你谱写最原始的生命?别说是李白了,这样的身影早就绝迹千年,未来的三峡是一次梦的破灭、一次神化的平庸、一次故事的无能。

我的生命注定没有三峡,今天的三峡属于发电站、属于水库。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不属于刘备与李白了。三峡的波澜早就平静、三峡的河道早已宽敞,刘备和李白不喜欢这样的三峡,于是,三峡也不会再出现刘备和李白伟岸的身躯。

在《三峡》一文中,余秋雨老师引用的余光中先生的《寻李白》曰:

酒入豪肠,

七分酿成了月光。

还有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说它是当代中国诗坛的罕见绝唱,那三峡的绝唱岂不也是它了?

伟大的三峡,落寂的无奈。

其实余老师写《三峡》时,三峡的风光还是那个风光,三峡的排浪还是那层排浪,三峡的群山还是那座群山。只是他却发现了三峡的景犹在,但韵已无。他看到了山峡的宁静,却听不出三峡的激壮。已如三峡的性灵一样,中国的性灵也随之黯淡。在三峡已经寻不到活生生的壮伟,只剩下浅浅的记忆:记得有一位诗人、记得有人留下的金光菊和女贞子的许诺、记得窗外的昭君故里和屈原故乡……这种惨淡的回忆能够唤醒生动的复苏吗?也只有用“殷殷的企盼”来诉说自己的奢望。

可三峡到了我这儿就不同了,我已经难觅几多遗存,就连当初死寂的环境都无从找寻。“高峡出平湖”成了“高峡变平湖”,极其宽阔的江面让我倍感郁闷。两岸矮矮的山让我触摸不及,渺远得难受。记得三峡水库蓄水的时候,那么多当地农民举家东迁,开始流浪,难道连三峡曾经的证明都成为遗迹了吗?又看到无数印迹被江水淹没,太多故情被江浪拍打……

三峡的生命,不再神圣。

再多的辉煌都只属于过去,历史的诗篇吹不来今天的激动吟唱。李白的身影再伟大也只能覆盖住盛唐,怎能归属他的千年身后?中华文明的三峡是三峡的李白,而李白的三峡则是整个中华!这也许有些复杂,但不能否认,这些曾经的声响,才是中华文明的最华丽乐章。

这种声响已然绝迹?

我们只能说:希望不会。

当年偶尔为三峡歌唱的诗人都已经不再流连这儿,他们美妙的感叹又是那么的脆弱,整个三峡的诗歌他们也无能复原,况且今天的三峡已经不再与过去相识。三峡哭了……

刘备的泪,当是今天的三峡泪。

英雄泪,向来是不得以而为之。

三峡的泪,又岂会滥发嘶鸣?所以当三峡真的放声哭泣的时候,止泪的手帕,却不能仅凭一纸长诗。

刘备们入土了、李白们去远了、游人们玩累了,三峡也干涸了。不是水的枯竭,而是生命的枯萎。

我们,能来拯救这将死的生命吗?哪怕,仅仅是一瞬时的回光返照?

我希望这样,努力的方向,也许就应对准三峡。

那好,请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握紧手中李白的剑,跨上刘备的的卢马,以威武的

细读余秋雨的 三峡 ,说说散文主要表达了什么?

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一书中的散文,几乎全是“为了突显出中国历史的悠久和古代名人的辉煌事迹 ”的散文~

站务QQ:5665305(微信同号) E-mail:5665305@qq.com
Copyright © 2019-2021 粤港澳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44030702002687号 粤ICP备14084703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