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军事 >

日本军舰频频中弹,北洋海军迎来突击战机

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时间:2020-10-07 16:47:03
导读: 与疾若奔马的第一游击队能够迅速脱离不同,航速只有10海里的联合舰队本队正当北洋海军横阵的锋锐,一时陷入了激战之中,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彼我舰队炮击最盛。虽然北洋海军炮位稀少、射速迟缓,炮弹威力低下,本队利用密集的舷侧火力在炮火对抗中居于上风
 
与疾若奔马的第一游击队能够迅速脱离不同,航速只有10海里的联合舰队本队正当北洋海军横阵的锋锐,一时陷入了激战之中,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彼我舰队炮击最盛”。虽然北洋海军炮位稀少、射速迟缓,炮弹威力低下,本队利用密集的舷侧火力在炮火对抗中居于上风;但同时单纵队也使得日舰的侧面完全暴露在北海军的炮火面前,因此下午13时左右,成了日本军舰中弹最为密集的一段时间。
 
       12:55,一发150毫米开花弹命中本队一号舰“松岛”舰尾的320毫米主炮装甲炮台围壁后爆炸,弹片四射,后部探照灯被摧毁,主炮旋转机构的液压管被切断,造成主炮一时无法使用,只得紧急抢修;弹片还击伤了主炮炮手小川仙助和在后部舰桥上指挥的“松岛”副舰长向山慎吉少佐。
 
       严岛舰密密麻麻的舷侧炮口
 
       13:00,本队三号舰“严岛”前部右舷鱼雷防御网用的吊杆被一发210毫米开花弹命中爆炸,由于该舰没有舷侧装甲,结果船壳直接被炸开了一个1.21.3米的大洞。这个位置正好是前部鱼雷舱的位置,弹片飞入舱内,炸毁了鱼雷发射管的旋转轨道,还在左舷船壳上击穿了两个直径约30厘米的圆孔。因孔洞位置靠近水线,水兵只得紧急用自己睡觉用的吊床来堵塞防水。
 
       横飞的弹片将狭小的鱼雷舱破坏得千疮百孔,鱼雷兵菊池八次郎、汤原藤次、山口新吉、山崎浅次郎和鱼雷仓管员原国松、火药库员松尾才藏、宫本政太郎、兵器工员柳原九十郎等8人被击毙,鱼雷兵楠濑直太郎、西谷卯吉和鱼雷仓管员佐藤长作等3人被击伤。遗憾的是,由于战斗开始前,日舰为了防止鱼雷殉爆,已经纷纷将鱼雷发射出去,所以“严岛”逃过一劫。
 
 
       13:05,“严岛”右舷中部再次中弹,这次是一发150毫米开花弹,击中的部位为水线上方约0.6米处,钻出了一个直径约25厘米的圆孔后并没有引爆,而是穿过前轮机舱,在舱壁上再次钻出一个长约3.3米、宽约0.47米的大洞后进入后锅炉舱才突然爆炸,四处飞散的弹片破坏了前、后锅炉舱和前轮机舱的许多设备,还杀死了锅炉兵松本要松,少机关士(副轮机长)松泽敬让和锅炉兵清水万次郎、船越吉藏、柏尾辰三郎等4人被击伤。可惜的是黑火药炮弹终究威力有限,虽然进入了这样要害的部位,却未能破坏其动力系统,甚至没有对“严岛”的航速造成些微影响。
 
 
 
       而日舰火炮数量更多、射速更快,命中的炮弹数量自然也更多。与此几乎同时,成为日舰集火主要目标的“定远”便接连中弹:前桅杆战斗桅盘被击中,负责为火炮测距的天津水师学堂毕业生史寿箴等7名官兵全部阵亡,用来挂信号旗的横桁被弹片打落,信号旗索被一扫而空;舵机室被击毁,两名舵手阵亡,在室内存放的信号旗箱也被烧毁,这意味着“定远”在开战不久即失去了用旗语信号指挥全军的能力。
 
       紧接着,“定远”舰桥又被炮弹击中,正在舰桥上督战的提督丁汝昌被爆炸产生的暴风震倒后,左脚又被毁坏的甲板夹住无法动弹,军服因此被火焰点着,虽然赶来救援的水兵将衣服撕破扔掉,但丁汝昌的右脸和脖颈已经被烧伤。与丁汝昌站在一起的德国籍总查汉纳根和英国籍洋员戴乐也被震倒,但两人幸运地只是受了轻伤,三人被送进舰艏的医疗所进行了紧急的治疗包扎。
 
 
       因伤势较重无法走路、甚至无法站立的丁汝昌表现出了在这场战争中、中方主帅难得的责任感和英勇气概,他拒绝被抬下甲板休息,坚持坐在过道上,向来来往往的水兵们说着鼓励的话语。同样令人感动的是,作为“雇佣兵”的两位外籍军官也表现出了职业修养,大腿受伤的汉纳根来到主炮台督战,一只眼睛暂时失明的戴乐也在各个炮位之间来回巡视。
 
       正是因为这些勇敢的军官们以身作则,即使后来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定远”也从未放弃过战斗。
 
       与“定远”并肩作战的“镇远”号铁甲舰同样也是日本舰队攻击的焦点,无独有偶的是,前桅杆上部的战斗桅盘同样被炮弹击中,负责测距的枪械三副池兆千总和5名机关炮手全部阵亡,几乎所有的信号索具都被打断或烧毁。更多的炮弹没有击中“镇远”,纷纷坠落在舰体附近的海面上,整个甲板都被近失弹激起的海水溅湿,就连距离水面大约9米高的舰桥都不例外。
 
 
       “镇远”上同样不缺乏勇敢的军官,美国籍帮带(副舰长)马吉芬游击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珍爱的柯达牌照相机(北洋海军仅此一台,在当时这是个奢侈昂贵的玩意儿)架在舰桥上,镇定自若地拍摄战斗场面。当他为第六张照片按下快门时,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气浪使得相机掉落在甲板上,但马吉芬把它捡起来继续自己的拍摄。
 
 
       “济远”为了躲避战斗,一直躲在后方
 
       但同样不缺乏的是胆小鬼。当一座主炮台的旋转装置出了故障后,马吉芬在试图进入甲板下方时,发现驾驶大副王珍和另外十多个人吓得蜷缩在那里,堵住了通道。马吉芬恼火地照着他的胸口踹了一脚,才吓得这些人让开通道,让马吉芬去修理旋转装置。而更为恶劣的是,处于横阵最左翼的“济远”、“广甲”二舰从开战伊始就缩在后方,迟迟未能到位,这使得本来就势单力薄的北洋海军,从一开始就失去了2艘军舰的力量。
 
 
       13:10,本队四号舰“桥立”又被击中,一发150毫米穿甲弹命中舰艏320毫米主炮之龟甲形炮盾的斜面,弹飞至上方,击中瞄准室爆炸。这可是非常难得,因为引信不过关,克虏伯制造的穿甲弹爆炸几率很低,绝大部分时候只能当实心弹用。
 
 
       320毫米炮结构示意图,可见其前部毫无防御
 
       这种法国造主炮塔的结构非常奇葩,虽然装甲厚度高达305毫米,但却并非全封闭的,而是前部敞开的,因为天马行空的法国设计师认为全封闭炮塔不利于炮烟散发和瞄准,同时也太过沉重。这倒也是事实,但实战证明这样设计太不安全,一部分弹片从前部敞开处飞入炮塔,造成液压旋转装置和炮架受损,炮术长濑口觉四郎大尉、第一分队长高桥义笃大尉、炮手广重源槌等3人被击毙,炮手崎竹次郎、小林正藏、早川音吉、石井竹治等4人负伤。另外一部分没有进入炮塔的弹片则横扫了前甲板左舷侧,造成掌帆长山口喜之助、机关炮手大岛伊作、山本弥太郎、舰长厨师矶部荣太郎、看护手御子神浅治等5人负伤。
 
 
       这时联合舰队本队与北洋海军横阵的距离已经缩短到2000米以内了,“定远”和其左边的“经远”猛然提速,试图撞击“桥立”舰尾。不过时机稍晚了点,“桥立”已经驶过,追之不及。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两艘中国军舰很快发现,跟在“桥立”后方的五号舰“比”号,与“桥立”之间的距离已经扩大到了1300米(正常情况是400500米),这意味着本队的单纵队从“比”开始分成了两截,如果北洋海军抓住这个战机,全军全速冲锋的话,就有机会将本队彻底切为两段!
 
 
 
       本队后半段的“比”、“扶桑”、“赤城”三舰,恰好是参战日本军舰中最弱的3艘,而日本海军的精华,尽在第一游击队和本队前半段,但此时第一游击队距离尚远,本队前半段要转舵回救也需要时间。如果北洋海军能在伊东亨回救之前消灭这3艘日舰,将沉重打击日本海军的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势必有利于后续战局的发展。
 
Copyright © WWW.YGA360.COM 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84703号 粤公网安备44030702002687号
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及错误更正,请联系站务QQ:56653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