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军事 >

美国海军更换航空兵司令:飞行海军迎来新的“空中老大”

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时间:2020-10-12 16:03:25
导读: 2020年10月2日,美国海军在停泊于圣迭戈的罗斯福号航母(CVN-71)甲板上举行指挥官变更仪式:海军航空兵司令、大航空长(AirBoss)德沃尔夫米勒中将(左)届满退役;太平洋舰队副司令肯尼斯怀特塞尔中将(右)接替他的职务,成为美国海军新的空中老大。 他们
  2020年10月2日,美国海军在停泊于圣迭戈的“罗斯福”号航母(CVN-71)甲板上举行指挥官变更仪式:海军航空兵司令、大航空长(AirBoss)德沃尔夫米勒中将(左)届满退役;太平洋舰队副司令肯尼斯怀特塞尔中将(右)接替他的职务,成为美国海军新的“空中老大”。
 
  他们二人有着相似的履历:都担任过第2航母打击群(CSG-2)司令;都是“大黄蜂”或“超级大黄蜂”飞行员;飞行时间都大于4000小时。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约翰阿奎利诺上将(右)向从军39年的德沃尔夫米勒中将颁发杰出国防服务奖章。
 
  他说:“有机会向他们表达敬意和祝贺令人愉快。这两人是我的亲密战友:一位是我们的空中突击力量司令;一位是过去一年来我的副手:他们都是最为致命的飞行员。”
 
  他称赞了德沃尔夫米勒中将对海军的贡献:“一听到这个名字,我想到的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斗机飞行员、优秀的航母舰长、卓越的航母编队指挥官和空中突击队司令;同时,他也是一个丈夫、父亲、领导者和好朋友,正是由于他的严谨和不懈奉献,才使今天的美国海军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新任司令肯尼斯怀特塞尔中将发表讲话。
 
  美国海军航空兵司令旗。
 
  考察“里根”号航母(CVN-76)战备情况的大航空长(AirBoss)德沃尔夫米勒中将。
 
  2018年,德沃尔夫米勒中将宣布美国海军的F-35C获得初始作战能力(IOC),他说:“F-35C已准备就绪,2021年将在‘卡尔文森’号(CVN-70)上部署,我们随时准备获得胜利。”
 
  与美国海军“蓝天使”飞行表演队一起训练。
 
  德沃尔夫米勒中将曾获得舰队年度飞行员称号。
 
  2014年7月,德沃尔夫米勒准将担任第2航母打击群司令,搭载平台为“布什”号(CVN-77)。
 
  第2航母打击群(CSG-2)司令德沃尔夫米勒准将和他的座机。
 
  2009年10月25日,两位前总统:老布什和小布什出席休斯顿“舰队周”活动。这是当时“布什”号航母(CVN-77)的舰长米勒上校。
 
  个人简历:
 
  德沃尔夫米勒(DeWolfeMiller),原美国海军航空兵司令、大航空长。
 
  1981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拥有国防大学科学硕士学位。
 
  第19舰载训练中队(VT-19)飞行员,“中途岛”号(CV-41);
 
  第56舰载攻击中队(VA-56)飞行员,驾驶机型:A-7E“海盗”,“星座”号(CV-64);
 
  第25舰载战斗攻击中队(VFA-25)飞行员,驾驶机型:F/A-18“大黄蜂”;“艾森豪威尔”号(CVN-69);
 
  第131舰载战斗攻击中队(VFA-131)中队长;“卡尔文森”号(CVN-70);
 
  担任过“纳什维尔”号两栖船坞运输舰(LpD-13)舰长、第5空中测试与评估中队(VX-5)中队长、“卡尔文森”号(CVN-70)副舰长、大西洋战斗机武器学校指挥官、“布什”号(CVN-77)舰长等职。
 
  之后担任北约联合部队海军行动副主任、海军核动力推进局反应堆处处长、第2航母打击群司令、海军作战部航母需求官、海军情报、监视和侦察总监、海军作战部长助理、海军空中作战总监等职。2018年1月担任美国海军航空兵司令。
 
  参加过“沙漠风暴”、“南方守望”、“盟军行动”、“持久自由”、“伊拉克自由”等军事行动。
 
  飞行时间:4000+小时,航母拦阻着舰:877次。
 
  2017年2月的第2航母打击群司令肯尼斯怀特塞尔准将。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之后美国海军首次将航母部署到波斯湾。
 
  与法国海军人员在“布什”号航母上。
 
  2019年的太平洋舰队副司令肯尼斯怀特塞尔少将访问泰国。
 
  个人简历:
 
  肯尼斯怀特塞尔(KennethWhitesell),美国海军航空兵司令,大航空长。
 
  1983年毕业于老道明大学(ODU),机械工程学学士学位。通过海军后备军官训练学校进入美国海军,1986年成为飞行员。
 
  第142舰载战斗攻击中队(VFA-142)飞行员,驾驶机型F-14D“雄猫”,“艾森豪威尔号(CVN-69);
 
  第74舰载战斗攻击中队(VFA-74)飞行员,“萨拉托加”号(CV-60)、“罗斯福”号(CVN-71);
 
  第32舰载战斗攻击中队(VFA-32)中队长,驾驶机型F/A-18F“超级大黄蜂”,“尼米兹”号(CVN-68)、“企业”号(CVN-65)。
 
  之后担任第1舰载机联队(CVW-1)指挥官、大西洋海军航空兵战备官、第5舰队海上作战中心总监、海军中央司令部联合作战中心总监、第2航母打击群司令、参联会主席办公室联合行动官助理、第7舰队参谋长。2019年7月担任太平洋舰队副司令。
 
  参加过“沙漠盾牌”、“南方守望”、“联盟力量”、“伊拉克自由”等军事行动。
 
  飞行时间:4000+小时,航母拦阻着舰:1005次。
 
  重新思考海军的本质:
 
  很明显,美国海军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而是最强大的“海上空军”。它的作战思想、作战方式、指挥体系无不以“空中打击”为核心。
 
  它的主战装备是航母,而航母本身是立体化的“机场”,不是平面化的“军舰”;作战工具是“飞行”的飞机,早已不是航行的“坚船利炮”。它的巡洋舰、驱逐舰和水下的核潜艇,首要职责就是为“机场”提供保护。至于海军的战略核潜艇,一来不归海军管;二来,从天而降当然是空战兵器,谁会在海面上缓慢转悠呢?
 
  就像陆军飞起来成为空军一样,海军飞起来也是空军:只不过他们穿着海军制服而已。谁也没规定非要在海面的航行中解决战斗。
 
  现代海军早就是飞行海军,而不是航行海军;是立体海军而不是平面海军。结论只有一个:海军要是飞不起来,就不要轻易离开码头。
 
  
Copyright © WWW.YGA360.COM 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84703号 粤公网安备44030702002687号
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及错误更正,请联系站务QQ:56653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