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游戏 >

Kyle发文怼V社 凉到吃坏肚子的DOTA2生态

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时间:2020-10-14 16:03:10
导读: 美国老队长Kyle的blog《TI10》翻译,非专业,勿喷。 写在最前面: 这其实是一篇Kyle的文章翻译。原文在:https://medium.com/@keepingitKyle/ti-1%C3%B8-b2711ae5d42b 我之前有看到论坛的标题,说Kyle发文怼V社了云云。起初并不想看,觉得大体内容无非就是那
  美国老队长Kyle的blog《TI10》翻译,非专业,勿喷。
 
  写在最前面:
 
  这其实是一篇Kyle的文章翻译。原文在:https://medium.com/@keepingitKyle/ti-1%C3%B8-b2711ae5d42b
 
  我之前有看到论坛的标题,说Kyle发文怼V社了云云。起初并不想看,觉得大体内容无非就是那些。最近作息非常健康,今早起床时一位好友发来链接说看了这篇文章没。早上6点,稍作一下阅读也挺好,就看了一下。看完基本感受还是,“无非也就是这些”。后来翻了一下非常喜欢转载,翻译新闻的几个APP,都不见这篇文章,觉得有点奇怪。还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吧,Kyle这个人,咖位不如Peter,个人认为货其实并不比Peter少。
  其实一直以来有想说把DOTA2生态的现状展开聊聊。一是没有时间,与其聊生态,不如先把事情做好。二是聊这些其实意义并不是很大,不如做事。可见Kyle应该是最近实在闲得无聊,羡慕。
 
  文章主要说的是西方DOTA2的生态,国内的生态有不一样的地方,也有很多类似的困难。各位如果更关注国内的DOTA2生态,权当管中窥豹吧,但愿窥一斑可知接近全豹。
 
  我翻译的比较随意,意思差不多,并没有追求信达雅,不喜的话自己翻吧。
 
  我想说的话都以按语加注在旁边了。如果没注明按语的,就是原作者自己的括号。
 
  以下是正文:
 
  2011年以来,我每一年都是以G胖的那句“WelcometotheInternational”作为新年的开始。
 
  没有任何一个赛事比得上TI,完全没有。
 
  去年,TI9总奖金是34,330,068美元。
 
  TI10会超过4千万美元(译者按:Kyle写的时候还没超,现在确实超了)
 
  快赶上WOSP的奖金池了
 
  2015年,TI5的时候,胜者组第一轮,我要面对EG
 
  获胜的队伍直接保底前六,保底获得120万美元的奖金,一个BO3,超过100万美元现金。
 
  这还不是决赛的那个周末,只是个周二。
 
  这nmb就离谱。单纯的从观众视角来说,TI那两周,对任何一个DOTA粉丝都是美好的。毫无疑问,所有这些参赛队伍都是为了赢而来的。他们是来证明在这个付出了自己青春、热情、努力、汗水和抉择(按:编不下去了)的项目中,自己是zui强的。这tm可是TI啊。每场比赛的胜负都价值上百万美金。18个队伍拼尽全力,一支最后胜出。赢了将成为传奇,然而好梦易碎。
 
  这一切的代价是什么?TI是如何影响DOTA的职业生态的?
 
  HopinMarty!(按:这应该是BacktotheFuture回到未来系列里面的梗带男主穿越时间让他上车的意思,那么上车吧各位,我们穿越回去看看)
 
  TI4以来,所有的冠军成员都瞬间成为百万富翁(按:这个是奖金税前直接除以5得出来的结论,不包括战队分成以及其他额外支出)
 
  (*是税前,抱歉PPD)(译者按:前面这个括号是Kyle的原话,他后面也一直在cueTI5的EG还有Peter。。)
 
  有一个很有趣的小细节,最开始的两届TI,超过奖池一半的奖金给了冠军。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的话,第一名的奖金是整整tm一百万美金水友们。
 
  你也许不记得当初TI的噱头有多足,真的吓人。非常有效的把还在打DOTA1的职业选手全部忽悠到一个刚刚公测的DOTA2上面来。
 
  一些很知名,很重要的DOTA战队,甚至无视了邀请,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场骗局。(按:我觉得他在说DK嗷,嘿嘿,所以说东西方之间还是有不少误会)。这也正常,毕竟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七位数的电竞奖池。从来没有过。
 
  当年8月,整个游戏圈都惊动了。那也是刚刚成立2个月的Twitch第一次做大型活动的直播(时光如梭,额滴马)。
 
  TI冠军的奖金比例在TI4的时候降到了占总奖池的46%(刚好够每名选手收到百万美金),然后在TI5的时候降到了史上zui低比例36%(心疼PPD)。随后,升到了TI6/7/8的44%。
 
  去年就比较奇怪了。
 
  (这一系列的图是Caro做的,感谢)
 
  TI8的时候,冠军OG带走了44%,共计$11,234,158
 
  TI9的时候,2/3/4名的奖金占比都较之前更低,冠军却带走了额外的1.5%,一共45.5%的总奖金。
 
  这是为啥呢?我有一个猜测。
 
  (感谢kizzles#HoNTrash提供上图,译者按:上图是2019堡垒之夜世界杯的最终奖金分配)
 
  TI的奖池分配比例通常不会等到TI快开始了才公布。TI9的情况是,比赛开始前7天,V社公布了奖金分配方案,当时的总奖池是3289万美元。
 
  方案如下:
 
  1st—$14,599,910–45.5%
 
  2nd—$4,171,403–13%
 
  3rd—$2,887,895–9%
 
  4th—$1,925,262–6%
 
  5th-6th—$1,123,070–3.5%
 
  7th-8th—$802,193–2.5%
 
  9th-12th—$641,754–2%
 
  13th-16th—$481,316–1.5%
 
  17th-18th—$80,219–0.25%
 
  方案公布之后,离小本子众筹结束还剩下18天。V社希望TI冠军是史上获得奖金zui高的电竞选手,这一点很正常。然而,如果只是44%的比例,好像不太够,不一定能打得过Epic那边堡垒之夜冠军的300万美金个人奖。
 
  (其实最终的总奖池,44%还是够的;将将过线。其实如果OG在TI9的分成比例是43.69%的话,Bugha(译者按,堡垒之夜那个冠军)将会成为电竞史上单次获得奖金zui高的选手。然而,1-5还是OG的)
 
  或许Johan(译者按:也就是Notail),Ceb和OG的几兄弟赢了比Bugha更多的奖金,但是DOTA2世界冠军没上过美国的午夜脱口秀节目,堡垒之夜的Bugha上了。
 
  (按:我去查了一下,Bugha上了JimmyFallon的TheTonightShow,有哪些明星上过这个节目大家可以查查看。类比国内其实就是各行各业的头牌都陆续出现在各类综艺里面,电竞领头羊英雄联盟项目也是如此,反观DOTA2,再大的咖位也没见有太多的破圈情况,这种事情是应该靠厂商推动的,而不是靠业内其他人。BTW,这个Bugha选手名字也叫Kyle,有点喜剧)
 
  堡垒之夜的玩家数在他们的世界杯之后增加了1亿。(译者按:原文是100million,有点恐怖,时间关系没有查资料核实),Dota2的玩家在TI9之后下滑了20%。
 
  堡垒之夜有虚拟演唱会,每周更新的内容,以及市场推广的预算。Dota2有新的DOTAplus内容,“即将”推出。
 
  像大多数的电竞项目意义,DOTA2的世界冠军锦标赛(按:也就是TI)主要作为游戏开发商的市场推广工具。每年的8月,V社都把自己打造成比竞品游戏出版方更好更强的形象。
 
  然而并不像其他竞争对手,V社对游戏的支持在8月开始也在8月结束。
 
  TeamSecret秘密战队现在是独一无二的战队了。
 
  他们现在的Glicko2评分第一,2074.39。有史以来的zui高纪录。(译者按:其实目前各大区线上赛排名,或者ELOranking其实没有特别有意义,感兴趣的水友可以去datdota这个网站查询战队的ELO排名。当然秘密是真的很强!)
 
  秘密战队最近的100局比赛里面,86胜14负。
 
  下面是最近的7个大型赛事,总决赛的结果:
 
  WePlayPushkaLeague…Secret3–0VP.P
 
  DotaPitSeason2.………Secret3–0Liquid
 
  ESLBirmingham.………Secret3–0Alliance
 
  BlastBountyHunt.……..Secret3–0OG
 
  BeyondEPIC.……………Secret3–0Nigma
 
  OmegaLeague..………….Secret3–0OG
 
  DotaPitSeason3…………Secret3–0VP.P
 
  但是当你跟圈外人聊天,他们感知里的dota,最了解最熟悉的还是OG拿了TI的连冠。甚至很多dota社区里的人(按:水友们,点名了)也觉得没毛病——毕竟你秘密没有TI。也许他们也对吧,毕竟,秘密统治了6个月的线上赛,一共拿到$592,940。
 
  EG在TI5的那个礼拜二,把我干了,拿到的比秘密这六个月奖金的两倍还多。
 
  你们最近有看到过关于Puppey的大面积报道吗?主流杂志的专题?这兄弟已经做了将近15年的战队队长了,十五年同学们。他从一个青春期小屁孩就开始做职业选手了,到现在30岁了还在领导着一支队伍,而且非常有统治力,所向披靡。
 
  没有。没有。啥也没有。也没人在乎。
 
  赢个TI再BB。Puppey2011年拿了一回。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钱涌进了TI的奖池。TI越被重视,全年中其他的时刻就越被忽视。
 
  图片来自Kyle原文
 
  图片来自Kyle原文
 
  TI9之后,前四名的队伍(OG,Nigma,秘密,PSG.LGD)全部鸽了第一个Major。这个是非常应该引起重视的事情:当4支队伍赢得了73.5%的总奖池(超过2千5百万美元!!),全部立刻从职业赛场消失至少三个月。
 
  Ana,Topson,Ceb,Jerax,Notail,OG连贯的这个班子,一共在一起打了127场职业比赛。如果你算上预选海选,只有73局是TI赛场打的。
 
  多数人觉得史上zui好的dota2队伍,在TI之外只打过54局比赛。
 
  在TI正式开始前,V社照例会召集会议。
 
  一个选手会。
 
  一个解说会。
 
  一个是俱乐部会议。(译者按:其实通常只有前两个,TI9的俱乐部会是EG要求,临时加的)
 
  TI9的俱乐部会上,被问了一个问题(按:这个著名的问题不翻译了,自己看吧)
 
  “Wedon’tunderstandwhatteamsdoforDota2.Whydoweneedyou?”
 
  所以,是想知道战队都做了些什么舔着脸分蛋糕吗?
 
  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在NBA/英超/NFL的球员都有自己专属的:
 
  律师/经纪人/会计/理财顾问/公关/造型师/助理/私人事务经理/理疗师/私人训练师
 
  在DOTA这个项目,以及绝大多数的电竞项目,仅仅超级巨星才能负担上述可能最多一半的岗位。绝大多数选手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战队了。
 
  战队的职责所在,是确保选手不需要做除了发挥出色,打好比赛之外任何事。毕竟,DOTA2当前的赛事模式对选手的激励非常之“简单”。
 
  DOTA选手想赢。不想接采访,不想做更多的内容,不想直播,不想参加综艺。
 
  战队是那个想要去做内容做直播的。
 
  Fnatic希望他们的选手可以在舞台中央待的越久越好(译者按:意思应该就是希望有更多曝光)。
 
  Complexity可以不再有退役带来的风险(译者按:我觉得Kyle是在说自己退役CoL很难受,就当是个私货吧不是特别重要)。
 
  Liquid希望职业赛事体系可以提前规划好日期,这样有助于俱乐部做整年的计划/以保证参加高水平赛事的数量寻求赞助商。
 
  NIP,EG和VP都希望可以建立发展一个长期、健康、稳定的职业生态体系。
 
  有人想过为啥西方zui强的三个队(秘密,OG,Nigma)都是先有选手建立的队伍,一开始没有外部的赞助吗?
 
  (按:其实这里提到的战队,和他们的诉求,都是俱乐部直接跟V社交流过的东西。长期健康的生态,听起来和“促进DOTA2生态的良性发展”的出发点像不像?大言不惭的说,西方目前在做的包括OmegaLeague在内,俱乐部牵头办比赛等等一系列事情,其实是长期保持沟通之后,疫情期间受到CDA的启发做出的尝试。为啥敢这么说呢,是因为对方告诉我是这样的。。)
 
  BostonMajor之前,V社更新过一次游戏内的梦幻联赛(译者按:是叫这个吧。。就是那个抽卡系统)。
 
  所有的本子拥有人可以或者12个选手卡包,也可以直接买,0.49美元一包。稀有卡会有银卡和金卡,会对梦幻积分有加成。
 
  Complexity(我老怼当时的俱乐部)还有其他几家参赛队找到V社,问是否可以有相应的收入分成。毕竟,V社用了队伍的LOGO,选手形象,等等原本属于选手或者俱乐部的权益,却啥也不给俱乐部。有些俱乐部预计每个战队可以拿到大概6位数的收益(按:10万美元起),跟V社五五分账的情况下。
 
  V社的DOTA2项目组回复(大意)
 
  “我们没意识到这会是个问题。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们可以拿掉你们的LOGO。反正这个功能带来的收益也不算啥。”
 
  最终,各战队剩下两个选项:
 
  公开发声,解释目前是什么情况,祈祷有足够多的水友喷V社使其做出改变(没有其他任何手段);或者,闭上自己的嘴赶紧滚呐。
 
  战队们选择了后者。只有脑残会咬给你喂食的手。
 
  还记得战队锦旗吗?人气高的队伍通过它们大概有5-10万美元的年收入。足够聘几个媒介、美工、内容创作者,一个额外的教练,2-3个月的顶薪工资。
 
  呜呼,我们的神们并不是很在意这点小钱。
 
  战队锦旗在游戏中失去了用处。
 
  还记得第三方赛事的观战指南吗(译者按:第三方的游戏内小本子)
 
  TheSummit2的总奖池从10万美元,增加到了超过31万美元,多亏了游戏内的相关充值购买。
 
  对比之下,V社停止支持第三方赛事主办方创造客户端小本子之后,theSummit5尝试去做了通过自家BTS网站进行的众筹,通过售卖实体周边来提升总奖金。
 
  奖池从10万美元,增加到了10万1千零44块。
 
  虚拟饰品比实物卖的好太多了,V社把自己变成了唯一的商人。
 
  其他的竞品电竞项目,在壮大的过程中,通过各种方式,努力的使参与者/从业者分到一杯羹。比如:创作者代码,联赛收入分成,虚拟/实物周边售卖等等。他们都意识到允许俱乐部获得这部分收益,对整个生态的持续运行是必要的。大家的利益都在其中。(译者按:原文Skininthegame,超级双关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多了。突然感觉Kyle是个文化人儿)
 
  对比之下,V社的青天大老爷们想的是战队应该以战队自己的奖金分成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然而,前面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来,冠军战队拿所有。那么,什么因素可以使一整队的拿过TI的百万富翁愿意掏出20%奖金分成出来分给俱乐部呢?总得有个中间状态吧?在没TI的时候选手也需要有收入;战队能获得的所有收入来源都只能从TI获得。
 
  It’sallornothing;你这个班子进TI了,或者没进。哪些战队愿意去发着工资赌呢?
 
  Complexity,Cloud9,Cr4ZY,Immortals,Optic,Dignitas,CLG,Flipsid3,mousesports,Chaos,andPENTA这些曾经都愿意赌。现在全没了。
 
  G2,100Thieves,Vitality,Faze,TSM,NRG,Rogue,Astralis,Luminosity,Envy以及很多其他有名的俱乐部很单纯的从未进入DOTA2电竞这个领域,即便他们中很多人很想进来。不稳定性和对未来的完全不可预知驱使着很多对DOTA2感兴趣的俱乐部远离这个游戏,加入其他电竞项目。
 
  要知道,进入DOTA2的门槛,要远远小于其他联盟化的电竞项目。
 
  GESC:IndonesiaDota2MinoristhefirstValveCorporationsanctionedtournamentinIndonesiaandwillfeaturetheworld’sbestteamsandanIndonesiarepresentativewhowillcompeteforthelargestprizepurseinthecountry—$300,000USDandqualifyingpointstoTheInternational2018.
 
  Mar15–18,2018
 
  GESC:ThailandDota2MinoristhefirstValveCorporationsanctionedtournamentinThailandandwillfeaturetheworld’sbestteamsandaThailandrepresentativewhowillcompeteforthelargestprizepurseinthecountry—$300,000USDandqualifyingpointstoTheInternational2018.
 
  May9–12,2018
 
  (按:当年两个Minor的介绍,就不翻译了,大意就是GESC这两站分别是印尼和泰国第一个V社官方认证/许可的赛事)
 
  或许是经过V社许可,战队也都拿到了DPC积分,但是截至发文的时间,没有任何选手和解说收到过一分钱。
 
  重复一下:
 
  两个V社官方的DPC赛事,没有选手收到过应得的奖金,没有解说收到了应得的工资。
 
  写这篇文章前,我查阅了非常多的资料,找不到任何一个类似的例子:获得了游戏开发商背书支持的电竞赛事,不发奖金。
 
  这事真的很好解决。我的小学数学草算了一下,两站比赛一共大概欠了70万美元。换个说法,大概是V社从TI10本子销售中获得收益的百分之零点六。
 
  如果V社希望继续使所有的收入都流向自己的小金库,是不是应该把赛事的所有权也拿在自己手里?GESC也许是赛事的执行方,但是所有参赛队参赛是因为得知V社给了GESC相应的许可。这难道不应该是默认了自己的责任么?
 
  这些钱去哪了呢,如果不在Bellevue(按:V社公司所在地)。
 
  当V社在乎的时候,他们仍然是zui好的。
 
  火了快20年了,Steam仍然是世界上zui受欢迎的游戏市场。
 
  现在zui好的电竞项目,三个里面有两个是V社的。
 
  TrueSight真视界每一年都是非常有感染力的电竞相关纪录片(它又一次被EsportAward提名了,我会投它的)
 
  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DOTA2电竞成为V社zui高优先级,会比隔壁强很多,至少能battle一下。
 
  然而,它就是并不能成为优先级很高的项目。
 
  梦想呢?如何能让举盾成为可能。
 
  看看TI8的OG;从海选一路直接TI冠军。
 
  我应该给后面的新选手什么建议?努力拼搏,没钱的话打打零工,实在不行付不起房租水电网费的话,回家跟父母住,无论如何也要记得你的梦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blablabla。最终,希望,你会成功。
 
  这tm听起来连成功学或者商业骗局都不如的东西,让我如何向别人去说?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看S10全球总决赛的直播,在上海,G2大战TeamLiquid。今年的小组赛破了全部的收视纪录(虽然他们的解说不太行,译者按:这是Kyle说的不是我说的。。)
 
  詹皇和他的湖人在NBA总决赛上3-1领先。
 
  TomBrady这个老b刚刚传了5个touchdown。
 
  线下的赛事显然是可能的。我为啥知道呢,因为我从7月28号到9月7号,和五十多个牛逼的同事一起,呆在一个泡泡里完成了OmegaLeague。
 
  我们新冠零感染。
 
  我们本可以有TI的今年。选手、战队、解说肯定全都希望有TI。或者至少,退一万步讲,至少有点啥吧。哦草,dota社区已经把钱都付过了。
 
  总结几个点:(-Kyle)
 
  1.V社把通过社区众筹的一切游戏内的收益全部拿来包装TI。
 
  2.7个月过去了,社区众筹了1.6亿美金,TI还是个无限期推迟的状态,包括DPC赛季。
 
  3.如果不是很多战队同赛事方一起合力,现在连DOTA比赛都没得看。DOTA2的职业赛事能活过2020年多亏了他们,虽然V社根本不在乎这些人。
 
  解决方案呢?我是个憨憨,但我可以试着提一下。
 
  把TI奖池在2500万美元封顶,冠军奖金1000万美金。
 
  我问过很多选手,这个足够保持他们有动力了。
 
  把系统完全开放,取消DPC。谁想办比赛谁办,想什么时候办就什么时候办。让市场决定一切。
 
  TI的积分由以下几种方式获得:
 
  代表所在赛区参加国际赛事的次数/全球排名等等。
 
  剩下的钱用来补贴提供高质量赛事(按:提供获得TI积分途径的赛事)的赛事方。
 
  我不是要求V社出来救济大家。社区开始众筹TI是从2014年就开始了(按:其实是2013,只不过TI3数额比较小)。有非常多的老面孔愿意执掌DOTA的发展方向。让那些在过去10年里面展示过他们对DOTA热爱的人来管这个游戏吧。
 
  你想要整个馅儿饼,你拿到了呀。
 
  现在,麻烦你tm把它放微波炉里热热呗,或者让其他人来热。
 
  写在最后:
 
  其实说实话,原文最后给出的建议,其实相当于退回到DOTA赛事最初的形态,只是多了更多来自社区资金的支持。倒也未尝不可。DOTA的电竞化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在V社一步一步试错之下,退回到最原始的样子竟然都不是zui差的选择。在本文中的所有按语里,我选择不发表太多的观点,多数都只是论述一些事实。
 
  国内的生态,从俱乐部/选手尤其是选手这一环,其实比国外幸福很多,环境好很多。毕竟多数老板是真的用爱在发电。从生态本身,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也好,各种沟通误会也罢,其实一直在尝试和摸索自己的生存之道,这一两年间,不管是跟官方还是跟西方的俱乐部之间,沟通多了很多,也消除了一些偏见跟误会,然而还远远不够。另外,代理算了代理的事先不说了。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Copyright © WWW.YGA360.COM 粤港澳大湾区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84703号 粤公网安备44030702002687号
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及错误更正,请联系站务QQ:5665305
Top